谋略研究之争议

不求过程完美,单求结果理想。

——李炳彦谈谋略

现代谋略爱好者对谋略的研究,相比古人的思想,还是有所进步的。现代谋略研究者已经懂得给谋略下定义和进行系统全面的研究,这是一种进步。只有顺着这个思路走下去,谋略才有可能成为一门正式的学科——谋略学。

35_roxbbr7j1j8xjakra8x2v7bk.jpg

但是,在谋略研究的过程中,一直存在争议。当然,有争议就有进步,这是一种很好的现象。只是,争议如果僵持不下,也有可能阻碍谋略的发展。我一边建议搁置争议,共同开发谋略应用,一边寻求解决争议的方法。要解决争议,先要找到争议的源头。每次争议过后,我都仔细分析了谋友的思路,希望能找到产生分歧的根源。

可喜的是,在谋略的研究过程中,有争议也有统一。谋略研究者对“谋略是解决问题的方法”这一观点是统一的,虽然各自的表述不同。然而,分歧就从这里开始。一些人从方法入手,通过技巧对谋略进行概括;一些人则从问题入手,通过问题的特性对谋略进行定义。

从方法入手的研究者,认为爱情、体育、动物、矿物都具有谋略性,依据是这些事物都有技巧性;从问题入手的研究者(目前只有我),认为只有人类社会生存斗争问题才是谋略的核心,依据是这些问题集中体现了谋略的特性。

方法是因情而异的,从方法入手,就容易陷入漫无头绪的被动应付之中;问题是决定方法的,从问题入手,才可主动且准确地把握方法。哲学研究的是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基本方法,自然科学研究的是认识自然和改造自然的方法,气功和养生研究的是认识自我和改造自我的方法,艺术研究的是认识美和创造美的方法……谋略是研究什么的方法?

谋略作为一门专门的学问,必有其独特性。如果谋略和其它学科的研究方法一样,还用专门成立一门学科吗?如果将所有的方法都定义为谋略的话,其内容大而空,是极不现实的。就像有位学生声称要发明一种溶液,其功能强大到可以溶解世界上的一切物质。老师问他:“你准备用什么材质的容器装这种溶液呢?”

对于爱情谋略的观念,我是反对的。如果在爱情中混杂谋略意图,那还叫爱情吗?美人计是出卖色相,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爱情。古代的包办婚姻,现代的婚骗,这些现象严重剥夺了爱情的幸福感,也削弱了谋略的效果。

至于体育谋略,更是无稽之谈。体育的本意是为了强身健体,竞技只是为了调动体育参与的积极性。如果赌拳、服用违禁药物等也叫体育的话,或许体育谋略就是有意义的。所谓的“体育外交”也只是借用体育比赛这种形式,体育本身并不等同于外交。

关于动物谋略的问题,我也不同意。我想没有人会说,他用谋略战胜了一头牛,因为那相当于骂自己。人可以从动物的本能中受到启发,将其加工成谋略,这是事实。但是,动物的本能不等于谋略。如果人们以为谋略和动物运用本能一样,那么他对谋略的认识就等于是回到原始社会了。

还有矿物谋略的说法,就更荒唐了。能让顽石点头的,是佛祖谋略,不是凡人谋略。物质变化的规律,是物质的特性,不是方法。人通过思维使用物质的特性,才叫方法。

20141121093901906.jpg

以人为本,突出人的特殊性,聚焦人类社会生存斗争问题,进行专题专研,方能使谋略的研究顺利进行。谋略的研究,如果附加和捆绑了太多的无关内容,结果无异于画蛇添足。就像武术申奥,附加和捆绑了佛家、道家、儒家、宗族、地方等诸多元素,互相扯皮,始终无法形成统一的武术标准。

谋略主要研究人类社会一些高端问题,对一些动物本能的低端问题,留待动物学家去研究。相对于谋略,人类社会问题是主要的,动物本能问题是次要的。根据木桶原理,长板太长,短板太短,不去掉短板,难道锯长板就其短?

区分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,区分理性思维和感性思维,区分创造生产和享受生活,区分适然之善和必然之道,区分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……使谋略的应用脉络清晰,制定也有理可依。辩证即辨别和证明,对事物内部的矛盾不进行辨别和证明,如何认识事物?

区分并不是封闭锁定,互不关联,而是区别对待,混而不乱。区分并不阻止应用的相互关联,而是为了更好的统一应用。试想数学中,不区分加减乘除,不区分正负数,怎么进行混合运算?

从统一到分歧,我们就会发现,区别在于侧重点。侧重于方法的,研究越走越远,甚至脱离了方法;侧重于问题的,研究围绕着谋略的核心展开,其方法就能自成体系。这就好比射箭,有的放矢和无的放矢,结果是有区别的。

回到李炳彦将军的那句话,不求过程完美,单求结果理想。侧重于方法技巧的,其实就是在追求过程完美;而侧重于问题核心的,其实就是在追求结果理想。

造成分歧的另一个原因,就是跳跃性思维。跳跃性思维就是省略思维过程的部分中间论证环节,直接从一个观点跳到另一个观点。这种思维方式有利于扩展思路,创新观念。但是这种跳跃性思维得出的观点,必须要经过检验论证,才能作为定论。不经检验论证的观点,就难免牵强附会。比如天下雨,你联想到龙王爷打喷嚏,你的想象力是不错。但是,作为科学,必须经过检验论证。

我言尽于此,如果各位谋略研究者还要继续分歧下去,我也无能为力了。也许谋略学的形成时间会推迟,一切只能交给历史来判决了。

QQ图片20180518185002.jpg

赞赏.jpg

赞赏作者,您更好运!

相关热词搜索: 谋略 研究 争议 人类

上一篇:微型谋略
下一篇:谋略的成本

  • 香港马会彩开奖 (www.) 版权所有 © 2013-2019  
   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,若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来信告之,本站将予删除处理!谢谢!
    QQ:76805046 Q群:29847517 倡导共赢谋略,传播正义能量!